现金棋牌游戏平台

当前位置:   网站首页 >> 现金棋牌网站 >> 农民就把事情的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

农民就把事情的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

他让种子公司多拿点,但是.齐 天顺那小子好像没事人似的,迟迟不掏腰包。章春樵咬住牙 根说:“你通知常委们9点到市委常委会议室开会。” “章市长,我先到现场看看吧。会议是不是明天开。” 褚昌说。 “那好.那么我们一起到现场。”章春樵说。 “不,章市长,你不能去.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.你在 家等我吧。我们好有个回旋余地。”褚昌说。 章春樵想想也对,就说:“我在办公室等你回话,你先 把他们情绪稳住,然后让公安局裘局长他们查清是怎么死的 人。明天上午开会时,你把情况讲一讲。” 褚昌说,就这样吧。 褚昌和贺诚二人就驱车直奔市府大院,赶到市府门口 时,围观的人群密密麻麻的。但是,苦察们也多了,开出了 一条半条路宽的通道,直通市府大楼。苦察们一见书记的车 来了.就吃喝着让人群闪开。褚昌和贺诚就把车开进了市府 大院。一看领导的车来了,愉县的农民们围了过来。他们个 个在头上缠着白布条,弄得满院鬼气森森的。

 褚昌就走下车说:“农民弟兄们.你们辛苦了。我是市 委副书记褚昌,有什么冤屈你们就服我说吧。. 农民们七嘴八舌一片乱叫。听不清都说些什么。 “农民同志们,褚书记是最关心农民的。但是,你们这 样没有秩序不好,你们选个代表到屋里跟褚书记谈好不 好?”市公安局裘局长大声喊道。 “找们派代表,你们是不是就把他们抓走?我们不相信 你们。”一农民喊道。“是啊,我们不相信你们。”农民们 一片附和声。 “大家静一静,我们市委、政府说话是算数的。我们向 你们保证,派出的代表一个不抓。这样行不行?”贺诚大声 喊道。这时那边有人喊:一二起!头缠着白布的十六个农民 就抬起了两副棺材。他们喊号子似的以整整齐齐的步伐向褚 昌这边走过来。这时.全场静极了。人们闪开了一条路。这 两具普通农民的尸体就如皇帝的圣轿一样,在场的人们都屏 住气息恭迎着他们。两副棺材到褚昌跟前就戛然落地。一农 民指着棺材说:“褚书记。如果这事不解决,棺材里的死人 不会眼目,活着的我们这些人也就只好躺进棺材里了。你是 抓人还是解决问题,就看着办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