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棋牌游戏平台

当前位置:   网站首页 >> 心情与日俱增早就想结为肺腑之交

心情与日俱增早就想结为肺腑之交

这样的凄凉境 地,可真是令人难过啊!” 文子听了这话.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王兄只是悲叹秋凉 情景,却原来是在伤感怀春。既然这样.还不如星夜赶回府 中,与佳人成亲,今年冬天便可好好受用了。”仲先说:“远 水救不了近火。如果眼前有一位可愈的人儿,来解我心中的 饥渴才好。”文子说:“除非你找个妓家暂时梢遗消遗。”仲 先说:“小弟平生极为看重一个情宇。那花柳中的人儿最是 薄情寡义,又为小弟所不喜欢。”文子说:“青楼中人薄情寡 义,这是不必说的,就算是夫妻之间,也往往只有思义,而 难得有真正的感情。说到人间的‘悄’字,可真是个难题。” 仲先又叹口气说:“潘兄说出这样的话,也真可以称得上是 深深做得‘情’字的人了。两人都不再说什么,各自想着 心事睡蔚了。 

 到了第二天,仲先心生一计,对文子说道:“昨晚被潘 兄一句话拨动了回家的心思,小弟只得回家去了。但是小弟 与兄相处了数月,情同骨肉,不忍离别。况且兄志在功名. 将来必定会飞黄腾达。只是日后你我相隔甚远,再没有今天 的情谊。小弟想高攀,与潘兄结为兄弟,今后患难相助,贵 残不忘。不知潘兄愿不愿惫?’’文子欣然答应道:“这也正是 小弟的心愿。小弟到这里来求学,同学虽多.却只和王兄情 投愈合,正想能够互相帮助,没有想到就要离别!”仲先说: “小弟暂时回去两三个月,就会再来。”于是,两人八拜为 交。仲先年长为兄.文子为弟。仲先拿出银钱准备好酒菜, 两人对饮,直喝到深夜,彼此都已半醉了。仲先早就赏f酒 给自己的家童牛儿和文子的家童勒学,让他们喝了个烂醉, 先去睡了,这时,仲先对文子说:“向来只和贤弟同室,从 未抵足而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