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棋牌游戏平台

当前位置:   网站首页 >> 现金棋牌网站 >> 孤独难眠寒被裹身寂宾无比

孤独难眠寒被裹身寂宾无比

文子 说:“夫妻与朋友是迥然不同的两个概念,怎么能混为一谈 呢?”仲先说:“如果夫妻二人互相劝勉,这便成了好朋友。 朋友之间相处得如胶似漆,那就像好夫妻。这难道不是一回 事吗?”文子听一T这话,明知仲先是有惫而发,故意来挑逗, 便严肃地说道:“读书应当体会圣贤的旨趣,怎能随惫发表 邪说?”仲先见文子的态度严庸,连忙说:“小弟一时狂言, 请活兄不要怪罪。”他口里虽然这样说着.心中却按捺不下. 足足痴想了两个时辰,才睡粉了。 又有一天,正遇到深秋的日子,晚上床上有些凉惫,仲 先睡不着,不禁叹了叹气。文子问道:一老兄长叹一声,有 什么心事呢?“仲先说:“实不相成.小弟牌妻多年了.因家 父决心要小弟功名成就后才完婚,又赚本地没有良师,所以 令我到杭州游学。

到了这里,虽然经过先生的教导,又滚老 兄你这样帮助,收获不浅,但我总是心神散乱,学问不精。 小弟知道自己没有出头的日子,功名无望,又耽误了家中的 未婚妻,所以愁苦而长叹。”文子说:“小弟一向没有问过老 兄.却不知你也是没有娶过家室的。和小弟一样。”仲先说: “原来兄长也没有结婚.是没有心中的佳偶?还是聘定了没 有完婚?’文子说:“已经聘r妻室。例是小弟自己不愿结 婚,怕有了妻子,不能专心读书。如果老兄能够专下心来读 书,就不会有烦愁了。”仲先说:“长兄志向高远,非小弟所 能及。但是.依小弟的看法.人生贵在舒适快乐,何必一定 要求得功名才能使自己快乐呢?古人说:‘情之所钟.正在 吾辈。’你我正当青春,在这本应行乐的秋夜,却为功名利 禄所主宰,徜若你我终身不能得到功名,岂不是功名和婚 姻,都被耽误了吗?就算是将来成就了功名,已到’r迟荞之 年,错过了前半生的快乐生活。